TikTok在印度被禁,全球互联网进一步分裂

202007v964w

全球互联网正在分裂。阿努米塔·杜塔(Anusmita Dutta)这样的人正在为此付出代价。24岁的杜塔三年前加入TikTok,现在她在这个视频应用上拥有超过35万粉丝。她在印度东部加尔各答的家里录制有趣的短剧、独白和生活小品——她说,她制作各种能让人产生共鸣的东西。她还使用这款应用的“发现”功能查找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视频。TikTok让她感觉自己与更广阔的世界相连。所以印度本周封禁TikTok和其他许多中国应用的决定才格外令她失望。

在印度,许多很有才华的人在这个应用上面,”杜塔说。看到它突然结束“显然让人沮丧”。TikTok是中国第一个拥有真正全球粉丝的互联网服务,但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外交关系不断恶化,这款应用正在迅速成为受害者。数字世界曾被视为能够超越旧有隔阂的统一空间,如今却在沿着分裂实体世界的国境线被分割开来,TikTok的遭遇就是其中一个征兆。两周前,印度和中国在喜马拉雅山区发生边境冲突,导致20名印度士兵死亡,此后两国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周一晚些时候,新德里政府宣布对59个中国应用实施禁令,称它们将用户数据秘密传输到印度以外的服务器。印度的决定打击了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等中国领先科技公司。但受影响最大的或许莫过于TikTok及其总部位于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随着公司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扩张,它已在印度建立了庞大的受众群。据数据公司Sensor Tower估计,TikTok在印度的安装次数超过6.1亿次。在美国,这款应用已被安装1.65亿次。中国多年前就开始在全球互联网世界筑起围墙。通过封锁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硅谷巨头,北京创造了一个可控的环境,让本土新贵得以蓬勃发展,也让共产党得以牢牢控制网上言论。但现在,中国科技企业正试图在海外扩张,尽管华盛顿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共产党的不信任正在加剧。这样的紧张关系已经影响了字节跳动以及其他计算机芯片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公司。中国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与美国技术供应商的联系基本上被切断,该公司正在努力为自己的业务辩护,否认是北京网络间谍的特洛伊木马。

202007fvcy5

 

2019年在中国福州举行的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的字节跳动展位。 CHINA STRINGER NETWORK/REUTERS世界各国政府对夺回对网上言论和商业的控制权也越来越感兴趣,这加剧了互联网日益割裂的局面。欧盟采取强硬路线,监管苹果和谷歌这样的美国巨头,迫使它们适应当地的规则。风险投资公司光速印度(Lightspeed India)的合伙人戴夫·卡瑞(Dev Khare)承认,印度禁应用在某些方面是一种民粹主义的、“自我安慰”的举措。然而,他并不认为这是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中国很久以前就这么做过,”卡瑞说。“如果中国对世界其他国家这么做,那么其他国家也有权对中国这么做。”截至周二晚间,印度的一些TikTok用户在试图使用该应用时收到了报错信息。TikTok在印度的负责人尼基尔·甘地(Nikhil Gandhi)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已被邀请与印度官员会面,并对这一决定做出回应。他还说,TikTok没有同中国政府或任何其他外国政府分享其印度用户的信息。在利用消费者市场作为地缘政治武器方面,中国通常是使用而不是承受的一方。去年,一名NBA高管发推支持香港抗议活动,中国官方电视台随后取消了NBA篮球比赛的转播。2018年加拿大警方逮捕一名华为高管后,北京停止了对加拿大菜籽油的进口。2010年,挪威一个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一位持不同政见者后,中国限制了对该国三文鱼的进口。印度从中国购买各种各样的商品。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民族主义政府把目标对准中国制造的移动应用,是希望打击一个对中国政府具有特殊重要性的领域。中国互联网巨头在国内可争取的新用户正在逐渐减少。他们在印度看到机会,可以将他们在中国发展的经验应用到另一个充满潜力的巨大市场。果不其然,印度人热情地接受了许多中国应用——尤其是TikTok。年近30岁的新德里TikTok用户安库什·巴胡古纳(Ankush Bahuguna)表示,如果不能使用TikTok,该应用的印度粉丝会被其他平台带走。但是,要发展成为TikTok这样的特殊产品,它们还需要花些时间。“在拥抱多元群体上,TikTok是接纳度最高的平台之一,”巴胡古纳说。“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平台上有如此多的男性肚皮舞者、男性化妆师或同性恋夫妇。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202007m4diy

根据Sensor Tower的估计,TikTok在印度的安装量已超过6.1亿次。 MANJUNATH KIRA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他说,TikTok的易用性使其成为用户的独特民主平台。“你并不需要会说英语,也不需要一个高级摄像机,就可以成为内容创作者,它就是这样给予了他们力量。”22岁的萨达姆·汗(Saddam Khan)便是一位这样的创作者,他在新德里火车站当搬运工,拥有超过4.1万名TikTok追随者。当他听说印度已禁用该应用时,他的头上正顶着两只客户的公文包。萨达姆·汗说:“我真想把包扔了然后哭一场。”他说,在TikTok上拥有如此众多的追随者尚未改变他的生活。但是,他为自己破灭的成名机会感到难过。萨达姆·汗说:“TikTok有连锁反应。”小村庄的男孩一夜之间成了英雄。它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不断提高。”印度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该应用抱怀疑态度。去年,在法院裁定其传播色情内容之后,该应用从印度应用商店中被移除,虽然后来又重新上线。印度政客也批评该平台为仇恨和煽动性材料提供了空间。印度互联网公司的高管本周对政府采取的针对其中国竞争对手的举措大加赞赏。纳威恩·特瓦里(Naveen Tewari)是位于班加罗尔的InMobi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经营着两个数字平台Glance和Roposo。特瓦里说,随着印度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在过去几周恶化,印度的视频创作者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他们的平台选择,并迁移到Roposo。现在看上去TikTok要不行了,他渴望利用这次机会。“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数百万TikTok用户拥有本土开发的平台,”特瓦里说。“他们完全可以来这里,继续他们以前一直在做的活动,也许以一种更加负责任的方式。”

但是,监督机构关切地注意到,莫迪政府倾向于使用一刀切的政策手段来实现政治目的。互联网自由基金会(Internet Freedom Foundation)总干事阿帕尔·古普塔(Apar Gupta)说:“以一个单独的网络审查行动而言,它对印度人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古普塔说,印度目前的政治气氛是,民族主义情绪似乎高于其他方面的考虑。他说:“任何以国家安全为基础的公共政策回应都需要来自明确的标准,而在这里似乎缺乏这种标准。”

发表评论